古月娜的沉沦

分类: 激情文学
人气 / 2021-11-12 发布

古月娜的沉沦

朦胧的夜色正美,安宁得像是一卷画卷。云烟飘渺的深处,有一间小屋,灯

火盈盈,伴着温和的气息,让人安然入睡。

忽然间,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呻吟,贯穿了整片安宁,声音中懒意十足,却是

如此地娇媚动人。残影相缠,借着昏暗的灯火,才可以看到两人的影像。曲线动

人的女性娇躯卧在男性的身体上,慵懒的表情伴着几分媚态,银色的双眸扫向面

前的男子,感受他辽阔的胸肌上那动人的心跳。

这是她难得感到的舒适。

「娜儿……咱们再来。」

男子的体力仿佛无穷的,他微笑着邀请娜儿再次共赴巅峰,还未等她反应过

来,男子就开始挺动自己的身体,粗大的鸡巴一下子插入自己的体内,使还在享

受着高潮余韵的娜儿发出了像是喵咪一样动人的声音。

富有节奏感的旋律,让人痴迷。

「嗯……啊……慢点……别太快……我还没适应过来……嗯……」

虽是这样说着,但是她吐出舌头,轻轻地扫着男子的乳头,给予对方莫大的

动力。苦涩的汗水从舌尖蔓延,她发现,自己也不是很讨厌这种味道,于是乎由

舔变含,撩动着男子的心弦。

「你这小骚货,越来越骚了。看来千古丈亭对你的调教还真的不少啊!」

男子扶起女子,看着她撩人的娇躯,笑着加速了。

「别说……他的名字……嗯……咱们继续……」

娜儿双眼微眯,动人的神情展露出来,感受到男子的加速,自己也慢慢地开

始迎合着对方。

古月娜坐在办公桌上,无奈地扫视着桌上的文件。上面写着一些有关日月联

盟将不再给传灵塔帮助的信息,看着这些充满贪婪的公文,她的头感到有点痛。

为什么人类总喜欢去永无止境地满足自己的贪婪呢?融入人类世界二十来年,

古月娜始终未能理解这其中的含义。

或许是因为人类无法被满足的原因吧。

贪婪,总是这样一步接一步将至的。

「咚咚……」

外面传来敲门声,让古月娜不得不收敛脸上的不满,换成公式化的笑容去面

对人类,她道:「请进。」

传灵塔配属的秘书进来,虽是是秘书,倒不如说这是千古家族对她的约束,

使她不得不为他们的欲望折服。看着这个秘书的进来,古月娜暗暗地咬着嘴唇,

忍住不用元素紊乱来弄死对方。

「圣女,这是您下面的工作……」她翻开手中的文件,一一查阅着,排除掉

一些和千古家族利益无关的任务之后,才缓缓吩咐着古月娜接下来的任务:「研

究部的研究开始了进一步的发展,他们预计未来的三年内,传灵塔将会出现十万

年的魂兽,请您派遣一些经费和更多的人手,辅助他们的工作。」

「另外,族长还吩咐了,今晚日月同盟的盟主请宴,为了传灵塔,请您务必

要到场。」看到这个讯息,秘书不禁抬头看着古月娜的表情,看到对方的表情没

有任何变化,仿佛早已习以为常,秘书就忍不住冷笑着这只母狗。

不过,在公共场所,她还是未能笑出声来,毕竟对方的职权比自己的还要了

不起,所以继续吩咐道:「族长亲自吩咐道:『穿得讨喜一点,这是事关传灵塔

的事情』。」

说是事关传灵塔,可是谁不知道呢?传灵塔和千古家族几乎是挂钩的,就连

那所谓的研究部,也不过是千古家族的私人研究室而已。

自己没法反驳对方,正确的说自己无力反驳,只好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

然后请对方出去了。看着秘书的远遁,古月娜才脱力地躺在背椅,看着窗外的天

空,若有所思。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叫做笼中之鸟。

迈入电梯门,看着魂导电梯以最快速度迈向顶层的高级套间。古月娜的心就

开始怦怦直跳了,但是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甚至她还用魂力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不用担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是的,不是第一次了。

像是念叨着咒语一样告诉自己,古月娜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去做这种事情了。

自从自己和千古丈亭确认了关系,自从自己和千古丈亭订下了虚伪的婚约之

后,这种事情常有。

每一个千古家族的女性除了繁衍后代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使扩充外交所需。

只要一旦和千古家族签订关系的女性,无一没有去满足千古家族的欲望。

血脉正统的女性嫁给一些权贵,来拉拢她们。而外系,或者说是所谓的婚约

者,未婚妻之流,在未完成婚约之前,就会被自己的未婚夫调教,然后去和别的

男人做爱。完婚之后,就必须在一年内生出孩子,不然的话,则会被充当成犬类,

成为他们泄欲的物品。

若是生出了孩子,男孩的就好一点,只为一些高层服务。若是生出女孩的话,

就会变成只要有利益交关的,都没有关系。

真是个邪恶的让人作呕的家族。

古月娜也因为自己所需,不得不接受千古丈亭的调教,然后去和一些权势交

欢。若非自己的精神力强大,或许现在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更正确来说,

有时候,沉迷在性爱的自己,沉迷于本性的自己,真的搞不清楚,自己是为了什

么?

舞麟……

想到自己喜欢的少年,轻轻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在这沉静的空间中,声音

竟噎在喉中难以吐出,最后痛楚化作一丝凄楚,挂在嘴角。

门开了。

日月盟主甄伟索站在自己独享的高台上,看着这个日渐繁华的都市,心中生

出一种满足的感觉,虽是自己的,名号挂着的是盟主二字,但实际的权利和总统

没什么区别。

这是他的城市,他的地盘。这种感觉是别人无法带给自己的满足。

大笑几声之后,就满怀兴致地倒上一杯高级的红酒,用魂兽的血液混杂而成

的血液虽是难以下喉,可是他还是会享受这种高级的享受。、

「若是有美人在就更好了。」淫笑两声,甄伟索期待夜色快点降临。

叮——

大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甄伟索的心开始雀跃起来,他要的东西终于来了。

摸着自己勃起的鸡巴,他不来由地开始想要继续享受高级的服务了。

打开大门,看到眼前的女孩,果真没有让自己失望。白色的抹胸短裙穿着在

身,一种青春的芳香钻入鼻窍,明晃的大腿上像是穿着一层肉丝,虽说挡住了长

腿的风韵,可是却保守得引发自己的兽性。

脖子上挂着一个看上去很廉价的金色鳞片,可是无所谓,他看到了被项链遮

挡住的锁骨。银色的长发盘起,耳朵上的细绒在眼前轻轻扫动。甄伟索到这个时

候,才为自己是个魂师所感到骄傲,毕竟普通人是难以看到这番动人的场景的。

他微笑着,和煦动人的微笑,看上去是那么的透骨,滔天的淫秽冲着古月娜

而来,让她差点窒息。

「古小姐,请进,刚好在下开了一瓶红酒,准备邀请古小姐与在下一起品尝。」

看着这个比自己外表还要大上三十来岁的淫贼故作雅儒之派,古月娜差点吐

了,可是自己的使命感不允许自己这样半途而废,展露着动人的笑容,道:「这

正是我的荣幸。」

酒到酣处,古月娜用精神力扫射着眼前的男子,看到他迫不及待的样子,她

心中略显无奈,叹了口气,就开始运用自己的高超演技了。

「头……好晕……」眨着眼睛,细长的睫毛像是刷子一样,吸引着甄伟索的

眼球,眼神逐渐迷离,身体微微一倾,倒在了甄伟索的怀里。

她「看」了一眼,轻轻笑道:「丈亭,你来啦。」

头靠在甄伟索的胸前,像是动人的小妻子一样。她妩媚道:「丈亭,人家好

热啊,能不能帮人家看看怎么回事,真的好热好热。」

她一把抓住甄伟索的手,往自己的胸前送,此时,甄伟索从上往下终于注视

到了这个庞然巨物,被千古家族调教出来的硕乳开始吸引着淫贼的眼球。

甄伟索顺着古月娜的意愿,手附上了一颗硕乳,然后熟练地揉捏着。丰富的

弹性是甄伟索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古月娜也似乎感到不怎么舒适,所以在他怀里

扭动,风韵的臀部在自己的大腿上磨蹭着,头也枕在了自己的肩上。

嘴巴正好对着甄伟索的耳朵,香气喷出,冲着耳垂一下又一下的刺激着。

「……人家现在好不舒服,好痒,甚至下面因为想着丈亭你……」

她语至半途,把甄伟索另一只手引到了短裙之下,他感受到了一丝温热。

「——湿得好痒好痒哦~」

被这个骚货挑逗得不去干,这还是男人吗?!

他骂了一声脏话,然后推开古月娜。古月娜感受到了男人蠢蠢欲动的欲望,

臀部也明显感觉到了男人雄起的鸡巴,知道还差一把火自己就大功告成了。

她泪目楚楚地看向甄伟索,轻声道:「你干嘛呀!」

甄伟索撕开自己的衣服,脸色涨红地说:「干嘛?干你呀!」

他用力掰开古月娜的双腿,撕破丝袜,一下子推进了古月娜的体内,紧凑的

肉壁像是呼吸,紧紧地吞吐着自己的鸡巴。

古月娜知道演技继续发挥了,自己也开始装作浑然酒醒的样子,她眼神逐渐

清明,泪水流出,「你干嘛……你出去……快出去……不要这样……我要告诉丈

亭……我要他打死你……你出去……你快给我拔出去啦!」

泪腔给了甄伟索莫大的成就感,他努力地挺着自己的粗腰,然后一下下地深

入,感受着古月娜暗地迎合自己的吸吮,给予自己莫大的享受。

他不过一会儿,便粗气喘喘,长久没有经历锻炼,更别说沉迷在酒色的甄伟

索,又怎么是古月娜的对手呢?

他逞强道:「是你这骚货邀请我干你的……现在舒服了吧,比那个千古丈亭

是不是舒服很多,我让你骚,我让你骚,妈的,骚货,看老子不干死你。」

说罢,继续加速着自己的挺动,逐渐的深入让古月娜感受到了一丝丝无聊,

毕竟最契合自己的人只有唐舞麟,面对此类凡夫俗子,自己是难以提起劲来的。

可是面对着男人的逞强,她只好开始玩转呻吟,柳腰开始扭动,渐渐地迎合

着男人的抽插。

「你……你乱说……丈亭岂是你能比的……不要……不要太快……这样很容

易……很容易……去的……我……嗯……我不会高潮的……我……我不能背叛丈

亭……嗯……继续……」

听着小骚货的邀请,甄伟索知道若是自己继续下去,那么就会让这个小骚货

臣服了,所以不顾惜自己的腰,开始拼命地挺动起来。

「嗯……不要……好强……不要……不要这么快啊……啊……这样下去……

这样下去……我要丢了……啊……不要……丈亭……丈亭……我要……我要被别

人征服了……啊……」

一边说着男人爱听的话语,一边在体内酝酿着水元素,在男人逐渐猛烈的情

况下,她感受到了体内一热,渐而把水元素喷射出去,灌湿了甄伟索的鸡巴,同

时也把这丑陋的家伙的体液给排出体内。

这一晚,古月娜和甄伟索足足大战了好几场,从不情愿,到甘愿为这臭家伙

舔弄鸡巴,高超的技巧使甄伟索喷射得一次又一次,房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古

月娜喷出的汁液。最后两人都因体力不支而躺在床上,渐入睡眠。

听着床边的呼噜声正响,古月娜睁开双眼,抬起双手,准备把能量波砸着这

个蠢货的头上,最后忍了下来,不得不说,人类真是太不方便了。

这样想着,她离开了这张床,她厌恶和这种猥琐的人共躺一张大床,哪怕是

同床异梦。、

她赤裸地站在床台上,月色微洒,看到了这个玲珑的娇躯。她抚摸着这个脏

透的身体,抚摸着这个为人类男性特意变化的肉体。

内心,就是一股作呕的厌恶。、

窗外人声正静,使都市渐入沉默,女子扫视着都市的景象,内心早已飘向远

方,念叨着少年的名字。

这是自己为数不多,感到救赎的理由。

——唐舞麟。

清晨,和煦的阳光盈盈洒洒地飘落人间,洗刷着人类晚上的不快,古月娜在

酒店洗刷之后,换上一套新衣服回到了传灵塔,她不用精神扫视,都知道,鄙夷

之色流露在这狭隘的空间中。

秘书迎上来,将自己的鄙夷神色收敛,对古月笑道:「圣女,您的未婚夫千

古圣使让您去他办公室一趟。」

大概知道自己将要发生什么的古月点点头,说道:「好,你告诉圣使我马上

就到。」

秘书告退,古月娜才摸着自己颤抖的双臂,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脱掉身上

的衣服,浑身赤裸地站在窗台,上面安设了一个红色按钮,启动了就会有一个暗

门,通往千古丈亭调教自己的密室,那里的场景古月娜丝毫不敢多想,因为那是

自己的一场噩梦,陪更多人睡觉也不够这样惨烈。

毕竟自尊心的受损,比任何时候来得更痛。

她带上了粉红色的项圈,然后摁下按钮,暗室大门打开,她跪在地上,宛如

一只母狗一样,扭捏着臀部,爬着去接受自己即将迎来的惩罚。

千古丈亭有一个怪癖,他喜欢看自己的女人和别人睡,但也不喜欢看自己的

女人被别人睡,所以他发明了一个好方法,在娜儿回来之后,用更多的惩罚来惩

戒这个不学乖的母狗,一种种方法让母狗臣服,让母狗自尊心受损,最会含着自

己的脚趾头,舔着自己的菊花,要求爱她,操她。

这不一会,这只母狗就爬到了自己的身前,她磕头,「母狗娜儿见过主人。」

「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千古丈亭明知故问。

「知道,母狗不经主人同意轻易地和别人睡在一起,用应该面对主人的淫荡

神情去面对着捏人,母狗不应该这样做。」古月依旧低着头,银牙咬着下唇,血

丝从唇瓣渗出,让人心疼。

「那,母狗应怎么去偿还自己的罪过。」

「母狗应面对主人最凶狠的惩罚,然后,成为肉便器,全心全意为主人铺路。」

「很好,你自己弄吧。」

装着媚药的试管放在自己面前,她喝了下去,试管中的媚药甚至侵蚀了精神

力,让自己难以抗衡,忍住跨下的瘙痒,自己把绳索挂在项圈上,臀部面向千古

丈亭,任由他把混杂着媚药的液体注射到自己的体内,灌肠。

饱尝千古丈亭的凌辱,女子并为屈服,内心的光明依旧明亮,随着光明的明

亮,内心也逐渐清明起来,耳边的噪音也逐渐淫秽起来。

这些不重要,她眼帘略收,感受着千古丈亭的辱骂。心中一次又一次的呼唤

少年的名字,维持内心的光明。

没错,这是成为母狗的自己,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此刻,给少女带来光明的少年正处于魔鬼岛,这个阴森恐怖的岛一次次给别

人带来绝望,却从未有过希望。

少年看着别人给予给自己的幻境聊以自慰,喜欢的女子香肩裸露,香舌舔着

香唇,妩媚的双眼一次次地勾惑着自己。

他忍不住少女的勾惑,一下撕开少女的衣裙,粗壮的肉棒一下子插入了处子

的小穴,因为过于鲁莽,导致了血浆溅喷。

这个少女哭着,嘶哑着,推开少年。少女……本该成为自己兄弟妻子的少女

用惨无人道的哭腔,控诉着少年的鲁莽与自己的委屈。



Tags:
相关资源:
  • 老婆的眼睛蒙起来给人干
    老婆的眼睛蒙起来给人干
    2021-11-19244
  • 邻居家的少妇
    邻居家的少妇
    2021-11-19123
  • 我的陈老师!
    我的陈老师!
    2021-11-19121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