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之绿】(17-18)

分类: 淫色人妻
人气 / 2021-06-02 发布

【挚爱之绿】(17-18)

(十七)

激情过后,婕蜷缩躺在我身侧,我从她身后抱住她,一只手还忍不住轻轻抚

摸她的乳房。

「完事了还不太平」,她轻笑道。

虽然刚刚射了精,我的鸡巴还是半硬的,可能最近实在憋得狠了吧。我故意

顶了顶她。

她感觉到了那触觉,反手来摸,腻声道,「怎么还是硬的?」

「兴奋呀」

「鸡巴倒是蛮厉害的」,她轻轻揉捏着,「四十多岁的人还这么硬,又粗…」

我心里升起希望,看来这方面我比小周有优势,「那你喜欢被我操还是被别

人操?」

婕片刻没出声,背对着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不一样的呀……每个人都

不一样的……」

「什么不一样?」

「……嗯……比如……姿势什么的……反正就是不一样的……」

「别人喜欢用什么姿势?」我追问道。

「……像你从边上这个姿势我从前别的男朋友就比较少用。」

我心想不只是「从前」吧,「那你跟被人最喜欢用什么姿势?」

「大部分时候还是正面咯……最刺激的还是从背后。」

我想象着她被小周捧着大屁股像条母狗一样从身后啪啪的样子,鸡巴愈发硬

了。

「怎么越来越硬了,吕墨你不得了了,」她轻笑道,本能地轻轻套弄,「你

又在想我怎么被别的男人操了是吧?」

「你怎么知道?」我有种被揭穿的心虚,嘿嘿笑道。

她切了一声,「你就这点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么」,又道,「你对戴绿帽子就

这么感兴趣?」

我面上发热,所幸她瞧不见,「……是的……」

「真的这么有乐趣?」她带了几分嘲弄的语气道。

「每个人都有点癖好的嘛……」

「我没有一个男朋友是这样的。」

「也许有人也有这种想法只是没机会表达呢」,我嬉笑道。

「反正你肯定是最变态的那个」,她揶揄道。

「嘿嘿……你怎么不说你自己呢你这个小骚货。」

「我什么?」

「你也很下贱啊,记不记得从前你跪在我面前被我尿在脸上?」

「噢……」,她身子一抖呻吟了一声,「……记得的……」手上套弄得愈发

用力。

「喜不喜欢被男人这样作践?」我回想着当时的场景,恢复了几分从前的强

势。

「喜欢的……」她喘息道。

我扶住再次坚硬的下体,用龟头来蹭她的穴口,她撅起屁股来就,方才大战

的淫水还没干,很方便就滑了进去,婕一低头长长地哦了一声,「又被你插进来

了……」

我灵机一动,屌不离屄扭身从床头柜拿过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

「干嘛你?」婕问道。

「让我把你说的骚话都录下来。」

「录下来干嘛?」

「没事的时候听啊」,我嘿嘿笑着开始缓缓抽动,「今天被操多少次了你?」

「噢是的……变成你们的泄欲工具了……」她半真半假地道。

「是『你们』是嘛」,我附和道。

「对啊……我说过今天你是第二个进来的……」她大胆地道,以为我会认为

这一切都是想象。

「他有没有作践你?」

「……人家没你那么变态……顶多拉拉头发什么的……」

「那你就满足啦?」

「也蛮爽的。」

我啪地拍了她屁股一巴掌,「骚货!」

她哦了一声,「是的……我是骚货……想不想我趁你不在把人家带到家里来

操,就在这张床上?」

「噢……」我一阵激动。

「让他看着我们床头的合影操你女朋友,怎么样吕墨?」她喘息道。

我皱起眉头把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奋力抽插。

「最好是在你上班的时候……你一边努力工作我一边给你戴绿帽子……要不

要?」

「要的……」

「要不要我拍张我被他操的照片在你上班的时候发给你?」

「噢……要的……」

「你想看的是吗……从前你说上班的时候收到我的短信就像阴霾里的一束阳

光,以后你收到的就是这样的消息了你要吗……你还觉得是一束阳光吗吕墨……」

种种回忆霎那汹涌,我的心如被切成片片又遭油烹,痛苦而刺激地说不出话

来。

「说呀……你怎么不说呢……这一切不都是你要的吗……」她催逼道。

「……是的……」我呜咽道。

「从前我心甘情愿跪在你脚下被你尿在脸上你还不满足」,她喊道,「现在

绿帽子戴到头上你终于满足了是吗吕墨?」

我扑过去紧紧抱住她一口咬住她的肩侧嫩肉,我要把她捏散了!咬碎了!揉

进我的身体!

「痛~」她大声尖叫,「我真的给你戴帽子好不好吕墨?我们实现你的梦想

好不好?」

我想说我已经知道了,口中却道,「你会爱上别人吗?会离开我吗?」

她顿了顿,「……不知道呀……」

「我让你出去玩你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喊出自己都不知如何面对的话语,

此刻只想让本能主宰自己。

「你支持我的是吗?」

「是的……我们可以尝试开放关系……」

「嗯……你不会现在这样说,床下又反悔吧?」她试探我道。

我心像被悬了起来,可其实一切都已是既成事实,「……不会……」

「你怎么舍得呢……你还爱我吗吕墨?」

我疯狂地吻她的脖项和背脊,「爱的!你是我最爱的女人!」

「那只有我可以出去玩,但你要保持忠诚你愿意么?」

我已经愿意答应她的任何要求,「愿意的!」

「好的!」她微笑,「不过其实我也蛮想看你干一个年轻的小姑娘的……想

看你把她干的很凄惨的样子……」

「那你帮我介绍呀」

「想得美,你还是先帮我找男人吧。」婕嗤笑道。

「你哪里还需要我帮你找。」

「那倒是……多少男人想跟我上床……」

我心想那么多男人里你怎么就选了小周呢,你这么漂亮,逼这么紧。

「那么多男人里你最想被谁干?」我试探道。

「嗯……你最想我被谁干?」她狡猾地反问我。

我有点想说小周但怕她起疑心,「嗯……最想你被从前那个坏老外干。」

她嘤咛一声,「你这个变态,你想看我被他狠狠羞辱是吗?」

「对的,想让你你送上门去,告诉他你一直忘记不了他发给你的照片里他的

大鸡巴,还想象其他那些中国女人一样被他泄欲。」

「噢!」婕刺激地大叫,「他肯定得意死了……如果我真的被他操他肯定会

狠狠羞辱我的……不过虽然我讨厌他我估计我还是会被他操得很爽的……他的鸡

巴真的很大……被他干过以后回来再跟你干可能没感觉了怎么办啊?」

「噢……那不行……你这么紧的逼被老外干松太浪费了……」我体会着她阴

道的美妙喘息道,「还是找个中国人吧……从前那个小周怎么样,他不是约过你

吗?」

「他啊……」,婕迟疑着没接口。

「从前你不是有点好感的吗,后来还联系吗?」

「……有时发发微信」,婕谨慎地道。

「他插进来你愿不愿意?」我屌下不停道。

「……可以考虑……」婕把头埋进被单里喘息道,「你想让我跟他上床是吗?」

我心想你不正在和他上床吗,口中道,「对啊,让年轻的男人插你,他们肯

定精力很旺盛的……」

「是的,跟你不一样的」,婕浪声道,「你超水平发挥才能连干我两次,人

家经常两三次。」

「我操!」我脑海里浮现她像个性工具一样被他翻来覆去泄欲的样子,「你

这个婊子的逼要被别人插烂了!」

「是的……你女朋友要被别人插烂了你只能看着」,婕忽然反手来推我的小

腹,一缩屁股把我推了出去,「我够了,不让你插了。」

我其实生理上一次就够了,但这么被她中止性交心理上有点意犹未尽,却又

有强烈的受虐感,噢了一声不知该怎么办。

她一骨碌转过身来看着我,眼睛亮晶晶的,「你是不是还想要?」

「是的」,我鼻息粗重地道。

她邪恶地笑,「今天不让你碰了,你自己撸。」

我面上有些挂不住,握住了半硬的鸡巴有些犹豫。

「来呀撸给我看」,她催促道。

我依言开始套弄,她目光灼灼地盯着我,让自慰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索性闭

上眼躺平了不去看她,心里却始终有个坎,觉得自己的丑态被她像在显微镜下面

细看,这么想着,鸡巴越发软了,从整个手握着,到变成三根手指搭住,我双腿

紧绷,努力想一些刺激的场景,越是这样越是硬不起来。

「怎么啦,小鸡鸡?」她凑过来在我耳边吐气道。

我没有睁开眼睛,低声道,「帮帮我……」

「怎么帮?」她问道。

「不知道……你有办法的……」

婕轻笑一声,片刻道,「……鸡鸡不行了是吗?」

光是听她这么讲我就浑身一紧,哦了一声。

她把我的头按入她丰满的双峰,「乖宝宝,吃我的奶。」

我的口鼻被柔软包裹,只能在肥腻中寻找片刻空隙呼吸。

她悄声道,「到底四十多了,让你连干两次为难你了,是吗吕墨?」

我想说是你把我推出去了才会这样,此时却只想顺着她说,呜咽了一声。

「你看你根本离不开我」,她诱惑地道,「没有我你连自慰都不行。」

「是的……」

她伸手下探,轻抚我的睾丸,那触觉舒服得要命,「从前吵架的时候你不是

叫我滚吗」,她淡淡地道,「你现在还要我滚吗?」

「不要……我错了……」我屈辱而刺激地道。

「你要不要跟我结婚?」她揉搓着我脆弱的双丸,仿佛捉住了我的要害。

「要……」我仿佛抽离了自身,看着自己向深渊滑落,口中却不由自主地道。

她哼了一声,「你要我还要考虑考虑呢」,手上却来握我的肉棍。

我抱住她的身躯心里纷乱,阴茎却被她一触即硬,这个尤物真是我的克星。

「硬了哦」,她不无得意地道,快速套弄着,她柔软的手指和掌心如演奏乐

器般旋转按压,捏得我魂飞天外,一会儿便浑身紧绷,「我要标了!」

她揉动越急,「射给我!」

我抱住她热吻夹杂闷声低吼,身体抽搐着射精,她柔软的小腹顶住我的龟头,

此时有种强烈刺激,我在强烈的快感中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她的腹皮被我的精液

涂得一片油滑,在高潮后蹭得我的龟头一阵阵难耐的酥麻……?

(十八)

某天忽然在公司收到一个供应商的邀请,在一个所谓行业峰会论坛上作演讲,

我很高兴地接受了。虽然要花时间准备,但毕竟是个长脸的机会。回来有点得意

地跟婕一说,她开心地道,「那我是不是可以来看你讲啊?」

我有点担心被别人看到影响不好,踌躇道,「可以,不过我可能要假装跟你

不太熟。」

婕天真地道,「为什么?」

「被别人知道我带女朋友去这种职业场合有点怪。」

「这有什么」,婕撇嘴道,「人家就是想看看你出彩的样子嘛。」

我心想这几年也的确太少在婕面前表现了,嗯了一声。

「对了你帮我看一下这个Excel表格怎么弄啊?」她指着电脑上一个文

件道,「我要把这三个名单对一下,一百多个名字我找得累死了,有什么办法吗?」

我一看嗤笑道,「这还用一个个看?用个公式就行了。」说着填了个公式一

拉,一百多个比对马上完成了。

婕瞪大眼睛看着屏幕,表情有点沮丧,半晌道,「……我怕错,对了半个小

时才做了一半……」

我扬扬眉毛道,「怎么样,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吧?」

婕切了一声,不情不愿地道,「有时候你还蛮有用的。」

我心想哥毕竟还是个白领中层,这些吃饭的玩意儿肯定完爆你,当然这话不

能说出口。

自从我知道婕出轨以后,我就很关注她的朋友圈,但她从未露出蛛丝马迹,

毕竟小周也是有家室的人,肯定比较小心。行车记录仪我仍然基本每周都看一次,

这是我了解他们关系的唯一途径。有次听到这样一段对话:

「昨晚Eva问我跟你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了」,婕的声音道。

「她看出来啦?」听得出是小周。

「我们最近也太明显了。」

「嘿嘿,你怎么说?」

「我本来不想说,后来她一直逼问我,我只好承认了。」

我听得一阵心跳,我戴绿帽的事有别人知道了,揪心中夹杂着刺激。

「你不怕传到你男朋友耳朵里?」

「Eva保证不会告诉别人的。」

「我对女人保守秘密的能力表示怀疑」,他哼了一声道。

「你什么意思?我也是女人。」

「你不也告诉Eva了吗?」

「我看你在担心传到你老婆耳朵里吧?」婕语气不善地道。

「不要扯到我身上好吧?」

「要是你老婆发现你会怎么样?」婕追问道。

「还能怎么样?」

「你就不跟我好了是吧?」

他沉默。

婕开始逼问他,这段对话演变成一场争吵,好像本来还有活动后来婕赌气说

不去了。我当然乐于见到他们的矛盾。男人和女人相处是件多么难的事,尤其他

俩之间也未必有深刻的爱情。

看完视频,我想象着婕告诉Eva她给我戴了绿帽子的样子,下身越来越硬。

反正婕不在,我一动念就脱了裤子,边播放手机里的淫荡录音边开始手淫。Ev

a听到这个消息会怎么想呢?她肯定会觉得我有点可怜,以为我被绿了还不自知,

还宠爱着婕,我想象着下次见面时她无意间流露的怜悯眼神,想象婕和她坐在我

家沙发上两人窃窃私语,不时朝我瞥上嘲弄的一眼。脑中忽然闪过个念头,我不

由自主地拿起手机起身到卧室翻出最近买的那顶绿帽子,微微颤抖着把它戴在头

上。对于不习惯戴帽子的我来说,那种紧箍感难以忽视,此刻更有强烈的屈辱感。

我无声地躺倒到床上继续手淫,阴茎坚硬如铁。我幻想婕当着Eva的面让我在

她们面前脱得赤身裸体,露出戴上贞操锁的下身,Eva会是什么反应?惊诧而

难堪地笑?我幻想婕命令我跪在她面前,在Eva的注视下亲手把这顶绿帽子戴

在我头上,并逼我感谢她给我戴了绿帽。

「谢谢」,我闭着双眼沉浸在想象中,不由自主地喃喃出声,下身的快感在

脑海中羞辱的催化下越来越强烈,我的声音也升级为低喊,「婕!我爱你!谢谢

你给我戴绿帽子!」我低吼着射精,没有用纸巾包裹而任凭热精喷洒在身体和床

单上,有种放纵自己的感觉,如同自己的心境。

……

演讲那天,婕特地请了半天假来看我,为了避免过多注意,坐在靠后的某排。

我之前几位嘉宾水准一般,在我看来内容不够切题、缺乏新意,演讲水准也不高。

我刚上台有几分紧张,一开口就基本控制住了。我的目光不聚焦地看向前方,偶

尔看向婕的方向,她一脸有趣的微笑。我见过一些非常能侃的演讲人,自觉不是

这种类型,但起码我言之有物,表达清晰,毕竟事先准备过,这也是我熟悉的内

容。待到结束,我在掌声中回到第一排座席,边上别的演讲者赞了我几句,不知

是否纯粹出于礼貌,总之我自我感觉是不错的。

我拿出手机,不出意料地看到来自婕的微信,「哇不错诶!我又有点崇拜你

了」后面一个两眼红心的表情。

我不由自主地微笑,回复了一个得意洋洋的表情。

「今天穿西装的样子好帅!」

「那今天回家有没有奖励?」我坏笑。

「现在就给你奖励好不好?」

「什么奖励?」我不由期待起来。

「等一下哦」

我回头看她,见她起身离座,不知要去哪里。

过了四五分钟,屏幕亮起提示有新消息,我条件反射地解锁,一连串的照片,

虽然是缩略图,婕的赤裸上身已赫然清晰可见。我一激灵忙按下锁屏,心里咚咚

地跳,也不知身边有没有人看见,下身腾地硬了。

此时我已完全无心听台上在说些什么,想起身又觉下身可能露出不雅的迹象,

不由强迫自己分散注意,略略平复才离座走出会议大厅。来不及走到洗手间,便

找了个角落拿出手机观看。婕显然是在洗手间玩自拍,第一张只是解开西装上衣

挤出乳沟,后面几张基本每张照片脱一件,我的身前还不断有人走过,我心虚地

把手机越拿越近,我想我此时的表情一定很古怪吧。最后一张是一张四宫格,是

婕上身全裸不同角度的拼图,中间还配有文字「fuckme」!整屏的美颜酥

乳看得我满心欢喜,我就喜欢这么风骚的女人!我怀着激动打通了她的电话。

「喜欢吗」,她像是捂着话筒,声音里带着笑意和挑逗。

「太喜欢了!好美好性感哦!」

「我想要了……」她悄声道。

「去开房好不好?」我欲念狂飙,已经顾不上其它任何事,论坛本来就在酒

店里举行。

「快点去办手续」,她吃吃地笑。

十分钟后,我们已经在房里边热吻边互相脱对方的衣服。我用最快的速度剥

光了婕,推倒她无需任何多余的前戏就压上去插入,她的下体早已湿滑,虽然紧

窄却毫无艰涩。

「噢……」她抱紧我发出满足的呻吟。

「舒服吗?」

「舒服……」

我们的床边有面镜橱,我边插她边看着镜中的肉体。

她的视线被我带过去,看着镜里的我们,呢声道,「这个男人刚才还在台上

衣冠楚楚,没过多久就一丝不挂在我身体上上上下下了……」

我心想这种感觉可能就像男人喜欢看女人穿制服然后把她剥光吧,嗯,有时

还可以留个半件。

「是的,不光上上下下还进进出出呢」,我喘着气调笑道,「刚才你发裸照

给我我完全没心理准备,手机屏幕不知道有没有被别人看到。」

「看到也没什么」,她呻吟道,「最多觉得你很色……说不定还很羡慕你,

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哦是的……他们要是看到完整的肯定都疯狂了……」,我忽然起了个念头,

把她拉起身来推到落地玻璃前把窗帘拉开一条缝,我们在25楼,窗外一片建筑

有高有矮,脚下是人车穿行的繁华街道。婕顺从地撅起屁股方便我后入,呢声道,

「你要暴露我是吗?」

我抱着她的身体开始耸动,「是的!」

「有本事你把窗帘都拉开,一条小缝别人怎么看得见?」婕双手撑着玻璃浪

声道。

「我操你这个骚货」,我闻言不管不顾地拉大缝隙,她竟然伸手帮我拉另一

边。

我不知道酒店的玻璃从窗外看来是否完全透明,但赤裸地面对城市性交总有

种惊心的刺激,我想象在对面的某处有人观察着我们,欣赏着婕绝美的面容,汹

涌的乳浪和张开的双腿,下身快感如潮。

「好爽……好刺激……」她呻吟着,「喜欢暴露……」

「你这个骚货」,我咬牙道,「让外面的人都把你看光!」

「好的」,她喘息道,「让大家看你的女朋友的裸体。」

「我操!」

「喜欢看我的裸照吗?」

「喜欢!特别在应该工作的时间和场合,特别刺激。」我喘道。

「我还想在你工作的时间发裸照给你,背景是陌生的酒店房间」,婕呻吟着

道。

我瞬间明白她的意思,刺激地喔了一声,伸手兜住她的两团雀跃的丰满肆意

揉搓。

「然后让你猜我在哪里……」

「一个房间怎么可能猜得出?」

「猜不出的话游戏就继续,下一张照片就是我含着一根鸡巴让你猜这是谁的」,

婕浪声道,伸手从腿间后探来摸我的睾丸。

「哦……」

「猜不出的话我就要让这根鸡巴干……」

「我操……这我肯定猜不出……」我入戏地纠结道。

「那我只能跟他干了」,婕浪声道,「我给过你机会阻止我了……」

「我操这算什么机会……」我憋屈地道。

「我让你猜那肯定这个人你是认识的……你要不要我事后告诉你他是谁?还

是你喜欢不要知道留点悬念?」

「哦都蛮刺激的……」

「两种你都想体验的是吗吕墨?好的我都满足你……」婕忽然焦声道,「要

高潮了!」

我屏住呼吸抱住她的肥臀死命地捅,她叫得惊天动地,房外如果有人经过肯

定听到了。我其实也快要到极限,才想起还没戴套,又捅了十来下估摸着她应该

高潮了了,在自己的最后关头拔出来把她扳过身来按跪在地,对着她的脸蛋撸射。

她睁大眼睛盯着我直到第一股精液划过她的眼睛和头发,有一些喷洒到地毯上,

她的一只眼睛顿时睁不开了,我吼叫着一股股射得她美丽的脸上满是白浊,她仰

着头任我施为,直到我把最后一滴精液都榨了出来,涂抹在她娇嫩的面颊上,然

后把龟头凑向她的嘴唇。她顺从地张开口含住我的肉棒吮舔,让我想起多年前那

个热情洋溢、充满好奇地让我颜射的天真又淫荡的女孩。

【未完待续】

Tags:
相关资源: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