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与冒险者】16同人(四 女体钓虫)

分类: 武侠古典
人气 / 2021-06-02 发布

【地下城与冒险者】16同人(四 女体钓虫)

「你们,你们这些混蛋,本小姐绝不会放过你们的,绝不会……哇哇……」

「狗屎,都骚成这样了,废话还这么多。」

「脏死了,弄的我连干都不想干。交给你们了,给她弄干净点。」

充满魔物和宝藏的迷宫,是无数冒险者希望飞黄腾达,赚取金钱和名望之地,

但人们往往忘记,在那些传说中的勇者和载满金银而归的故事之中,也有些为了

实现梦想而死在迷宫,被魔物蹂躏,即便最后获救,也会在修道院度过余生的女

性的故事。

离开升降梯的平台,又跑了好长一段,终于再次甩掉勇战的圣女之后,魔领

主色瑞辛和三流盗匪团的团长巴滋一步也跑不动的瘫在一处水池边上。

「人类,有没有什么吃的?本领主已经很久没有用膳了。」在把来自异国的

阴阳师交给地精们后,魔领主色瑞辛朝三流盗匪团长问道。

「用骟?你骟不骟自己关我什么事?」跑的嘴里都快吐白沫的三流盗匪团一

阵难受的呻吟,吧唧着嘴巴说道。

「不是骟,是膳,是……是吃东西的意思,本领主很久没吃东西了。」

「狗屎,我哪里会有什么吃的,要是有的话我早就吃了,我都饿的前心贴后

心了。」

「伟大的,无比可怕的,让地精的孩子止住哭泣的魔领主大人,波莫罗这里

有,有吃的。」

旁边,耳朵里长着白毛的地精机关大师赶紧抓住机会,从自己裤裆里掏出一

些骚臭的黑不溜丢的东西,舔着笑脸的递到了没什么用的魔领主面前。

「……」

「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你是在耍本领主吗?」没什么用的魔领主看着那

些东西,在沉默了几秒钟后,猛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把地精手里的东西打飞,咆

哮着吼道。

「对不起,息怒,息怒,伟大的黑暗的邪恶的无所不灭的魔领主大人,不要

吃波莫罗,不要吃波莫罗。」

「快去,叫你的族类给我找点吃的回来,不然我烤了你!!!」

「是,是,是,是,你们还不快去,给魔领主大人找些吃的回来。」

「记住,是能吃的,不能是你们裤裆里的那种东西。」

「是是是是,要新鲜的,不是这种。」耳朵里长着白毛的地精工程师抱着脑

袋撅着屁股的趴在地上,在魔领主好像踩蟑螂一样的怒踹中,扯着嗓子的叫道。

「诶,我真是服了你了,都这时候了还有这力气。」帽子都丢了的三流盗匪

团长瞧着咆哮的魔领主,一阵摇头,几乎是用爬的,挨到空地中间的水池边上,

就要把脑袋伸进去。

「别怪我没提醒你,随便喝池子里的水的话,小心被穴虫吃了。」

「什么?」嘴里缺了颗小门牙的三流盗匪团长没听明白的瞧着魔领主。

没什么用的魔领主重新瘫坐回地上,靠着喷水池的外壁说道: 「穴虫,这

些池子里有穴虫,专等喝水的人把脑袋伸进去,好钻进人的嘴巴,男吃女奸,明

白了吗?」

「操!你们这些魔物怎么弄的这里到处都是这种东西。」

「废话,这里是我们的家,不都是魔物,难道都是人类吗?又没有魔物找你

们来。」

被魔领主噎的没脾气的三流盗匪团长再次一头坐在水池边上,眼瞧着正被地

精们用水清洗着身子的阴阳师小姐——此刻,昏暗的光线下,来自异国的阴阳师

小姐的皮肤看起来是那么白皙,光滑,水嫩,她黑色的秀发只是发梢的部分被丝

带系着,垂在身后,有些婴儿肥的俏丽的小脸,使劲的向上仰起,又气又羞,就

像强忍着哭泣一样,忍受着那些丑陋的东西抓着她光裸的身子,她那因为催淫触

藤的捆绑,红肿的好像两个大红苹果一样,向外挤着,乳头处贴着两张符纸的双

乳,还有被它们用力分开的双腿,那肥美的双臀,白皙的腰身,小腹,还有依旧

套着一双白色没有被沾污的白袜和木屐的双足。

一蓬蓬的冷水,随着地精们干枯扭曲的小手,不断淋洒在结衣的身上,永远

不会怕脏怕臭的地精们抓着结衣的腰身,托着她肥大的屁股,让她的身子离开地

面,把手伸到她的胯间,反复揉搓,清洗着那抹肉缝里的东西,还在她肥大的奶

子上来回揉搓着,使得那两团颤巍巍的红白色的蜜肉不断变换着形状,甚至连贴

了符纸都盖不住的本来不过一个指甲盖大小的乳晕,红肿的好像草莓般的乳尖,

都摆脱不了它们的指爪的,被它们来回揉搓着,清洗着她大腿和屁股上的污物。

「不要,住手……嗯嗯……」此刻,曾经那么厉害,追的魔王没命飞逃的阴

阳师小姐,只能不甘的呻吟着——是的,不论如何坚强,聪慧,天赋异禀,结衣

终究还只是个孩子,在连续多番打击后,还能守住这最后一点点尊严,扭动身子

反抗,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狗屎,我这肚子饿的……真是连干她的力气都没有了。」三流盗匪团的团

长伸着双腿,瞧着任人蹂躏的曾经追自己追的那么厉害的结衣,双腿间却连点硬

起的感觉都没有。

昏暗的光线下,地精们龇牙咧嘴的继续用水清洗着结衣的身子,一根根干枯

好像小鸡爪子一样的手指,不断在她大腿间红嫩的蜜肉中来回扣动、挖拨着,毫

无抵抗办法的结衣只能摇着螓首,使劲的想要从它们手中钻出,整个身子都在战

粟、颤抖的,被白布袜子套着的双足的足趾,都扣紧了起来。

「如果,如果不是这些触藤,本小姐绝不会,绝不会。」

「女人,女人怪。」

「女人,女人,地精想让女人生孩子了,嘎嘎。」

一蓬蓬冰冷的池水,继续不断的浇灌下来,地精们托着结衣肥大的屁股,让

她那两片粉嫩丰腴,让人看到就像扑上去的屁股朝上,连那个红嫩皱紧的菊穴都

清楚露出的,不断把它们的手指插进里面,噗嗤噗嗤的来回动着。

一根根曲了拐弯,就好像长满瘤子一样的手指,在被改造触藤深入过后的菊

穴里面抠挖扭动,那敏感刺激的感觉,都让结衣几乎快哭了出来,恨着自己怎么

这么大意,落到这些魔物手上,受到这种凌辱的,仰起着小脸,抿紧双唇,强忍

着就要从喉咙里冲出来的呻吟的声音。

不,不行,我绝对不能,咯咯……我绝对……绝对不能……咕呜……

「吃的……哈,本领主还真有个招。」

旁边处,也是瞧着结衣雪白的身子的魔领主灵光一闪,想到个注意。

「喂,猪狗不如的东西,把这个女人扔到水池里去。」他没什么力气的说道,

没什么力气的撑着水池边上的围檐,从地上站起。

「是是,伟大,邪恶,残忍的魔领主大人。」耳朵里长着白毛的地精机关大

师不敢丝毫犹豫,不管明不明白,都赶紧指挥其它地精, 「快点,你们这些废

物,把这个女人扔到池子里面。」

「你做什么?」一时间,饿的双腿打软的三流盗匪团长没明白魔领主的意思,

一直紧闭着双眸,忍着那些快感和羞辱的阴阳师小姐也再次睁开眼睛,不知道他

要耍什么花招。

几个地精七手八脚的托着结衣丰腴圆润的屁股,双腿,还有腰肢,按照魔领

主的命令, 「嘭」的一声,把她扔进了水池里面。

「哇哇……」阴阳师小姐一声娇呼,本来寻死的心,都因为冰冷的池水冲进

口鼻,呛水的难受,而重新恢复过来,使劲的挣扎起来。

咕噜噜噜……

「把她按住了,把脑袋按到水里。」魔领主继续有气无力的指挥着。

「什么?你不会想杀了她吧?我还没玩过呢。」

「放心,死不了的。人类,你懂得钓鱼吗?」魔领主随意的摆了摆手,一面

继续指挥着地精,挪着身子的进到了水池里面。

「呜呜呜呜……」浑身赤裸,只有双足上裹着白色布袜和木屐的结衣在水中

挣扎着,却架不住那些地精的小手。几个丑八怪绿皮肤的东西抓着结衣的身子,

按着她的脑袋,把她的头扎在水里,却把两片圆白的屁股露在水上,两条修长的

玉腿一阵翻腾,浪花四溅。

哗啦哗啦,昏暗的光线下,结衣两片圆润丰腴的雪臀就像是个甜美多汁的水

蜜桃般,显得又圆又亮的,浮在水上。

口干舌燥的魔领主盯着结衣的屁股,舔了舔嘴唇,脱下裤子,露出一根满布

肉筋,就好像是什么动物内脏的老二,蹭着结衣屁股缝间的蜜处,一双大手陷着

她雪臀的白肉,晃动着粗腰的说道: 「钓鱼,你们人类懂得这些艺术吗?」

「艺术?狗屎,那不就是为了填饱肚子想办法抓鱼吗?」三流盗匪团长咧着

大嘴,以为色瑞辛是饿极了说的昏话。虽然也是一样饿得厉害,但看着结衣那两

片露出在水面上的雪白蜜臀,那又圆又大颤巍巍白晃晃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的吞

了口口水,两腿间的玩意也开始有了些反应。

「所以说你们这些人类就不懂了,钓鱼,是一门艺术。就像现在,本领主没

杆没线,也可以把穴虫从水底下弄出来。」

色魔领主口桀口桀的坏笑着,继续挺动自己的腰身,用自己的鸡巴摩挲剐蹭

着结衣双腿间的耻缝,眼看着这个曾经那么骄横,英姿飒爽,追的自己满地下城

乱跑的娇娇小姐,只能任自己宰割,因为无法呼吸的缘故,使劲的摇动着肩膀,

在水里挣扎着,啪啦啪啦,咕噜噜噜……她那被束带箍着的秀发,就像水草般在

水中飘荡。

他继续得意的动着,一面玩弄着结衣敏感的身子,不要,不要弄了,让在水

中挣扎的结衣,咕噜咕噜,一面痛苦的,大口大口的吞着冷水,一面又在心内尖

叫。

水池下,几只肥大的穴虫被浪花和女人的体香吸引,悄悄靠近过来。

被池水打湿的耻毛,在水中飘荡,就像黑色的水草,显着一绺一绺尖尖的毛

尖,映出在沟股缝隙的根部。魔领主好像门短炮一样的魔鸡巴,几乎都有结衣脚

踝那么粗的,顶着结衣两片蝴蝶般的蜜唇,眼看着被捆住双手的阴阳师小姐一面

在水中疯狂挣扎,摇着脑袋,被自己鸡巴剐蹭的下身处,又流出了一些好像米汤

般白色拉粘的东西。

「口桀口桀,可惜本领主把那些触藤拔的太早了,不然这头母胎肯定能给本

领主生不少士兵。」他一下下的用着自己的龟头,还有肉棒上好像骨骼外生一样

的粗棱,来回顶蹭着那两片鲜艳红润的唇瓣,剐蹭着结衣被改造后敏感的不得了

的神经,享受着自己的玩意被两片肉唇刮擦的快感。

不行,不能再,咕噜咕噜……

水下,被女人蜜穴里分泌的东西吸引来的穴虫,悄悄挨到魔领主和地精们的

脚踝边上,被魔领主的鸡巴剐蹭的都恨不得死掉的结衣在水中无力的挣扎着,明

明因为窒息和溺水的痛苦,应该是这么难受,但是,但是自己的身子里面。

不行,不能再继续,咕噜噜呜,呜呜……突然,就在结衣疯狂的挣扎着,绝

望的想摆脱魔领主的奸淫,玩弄,那个她已经可以预料到的结果的一刻,什么东

西突然糊在了自己的脸上,什么?这是?咕噜噜噜,在她还没弄明白之前,就钻

进了她的小嘴里面。

「呜呜,咕咕,噶咕……」

一瞬,那个东西就把她的小嘴撑的鼓鼓,还往她的喉咙里钻了进去。

呜呜,咕噜,咕呜……

立即,那种难受的要死的感觉,本来就无法呼吸之下,喉咙被什么东西顶开,

使劲钻进,恶心,黏滑,生理的反呕,想要呕吐,不是想要,而是眼泪鼻涕已经

受不了的流了出来,从胃里顶上的东西,又被那东西顶住,呜呜呜呜、咕咕、咕

噜……直让结衣使劲的向后弓起粉颈,更加厉害的挣扎起来。

而且同时,就在她那坚挺的乳尖那里,还有什么东西靠近过来,猛地一吸。

「呜呜、呼呜、咕啾……」

立即,那种什么东西隔着纸符,吸吮着自己的乳头,自己本就肿胀的连碰都

不能碰一下的乳尖,那种痛并着快的感觉,就像,就像,就像要把自己全身的骨

头都溶酥了一样。明明,明明,明明因为窒息和喉咙里被塞住的难受,应该是生

不如死的感觉,但是现在,却还有这种根本无法形容的,如果可以把头从水中伸

出来的话,一定会受不住的,就好像哭泣般的呻吟,那种让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

能,恨不得死了才好的感觉,还有魔领主的鸡巴对自己唇瓣的蹂躏。

咕噜噜噜……咕呜,咕咕……不行,不行,停下,停下,我受不了了,我受

不了……呜呜……

哗啦啦啦,被按在水中的结衣好像疯了一样的挣扎着,痛苦的,或者说是因

为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饥渴,无法满足的,都让地精和魔领主几乎抓不住的,

撅着个白大的屁股,在水中乱晃着。

我要,我要,干我,干我,不行,我,妈妈,妈妈,结衣,结衣,呜呜……

「咕噜噜噜……」

「哈,行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她弄出来,别让穴虫跑了!」本来

正在挺着鸡巴干结衣的魔领主眼珠一转,赶紧大叫着,让地精把结衣从水里捞出

来。

「呜呜呜呜……」可怜的阴阳师小姐因为被穴虫钻进喉咙而几乎窒息,翻着

白眼的被从水里拽了出来。光裸的胸脯上,还粘着一只又白又肥的蠕虫,紧紧的

嘬着她一只被触藤勒的几乎都要爆开的奶子。

不行,不行,快拿下来,拿下来,呜呜,咕哦,呼呜……整个身子就像条白

灿灿的活鱼般,沾满了水液的结衣,痛苦的呜鸣着,张开的大腿根部那里,两片

充血肥肿的蜜唇,红艳的都好像要滴出血来一样,连着一缕缕米汤般的粘液的,

粘黏在大腿根部,还有黑色的耻毛上。

「快点,把虫子拔出来。」

「美味,美味,又肥又嫩的虫子,虫子。」地精们一阵手舞足蹈的跳着,完

全没有理会结衣的痛苦,赞美着魔领主色瑞辛的英明。

「伟大的,至高无上的,比鳄鱼还有智慧的魔领主大人,您的智慧比波莫罗

高过一百,一千,一万倍,可以不用钓竿和魔法就捕到穴虫,真是前无古魔后无

来者,是世间最伟大的魔领主了。」

「哼哼,别说那么多废话,赶紧,把魔虫弄出来。」又费了一番力气的魔领

主得意的仰着下巴,下着命令。

「是是是是,你们这些家伙,赶紧把虫子抓出来,没看到魔领主大人已经饿

了吗?准备锅子和火,给魔领主大人做饭。」

「可是,聪明的懂得机械和数字的波莫罗,这虫子太滑了,抓不出来啊。」

地精工程师大声的下着命令,几个跟班七手八脚的抱着结衣光裸的身子——昏暗

的光线下,结衣雪白的娇躯上堆挤着一只只绿皮肤好像侏儒一样的怪物,看起来

是那么的不合比例,就像一个成年女人光着身子被几个孩子抱着,玩弄,耻辱的

爬在她的身上一样。

它们抓着结衣的身子,光裸的屁股和纤腰,想要把她小嘴里,还有胸前的虫

子拽下来,却无奈这些蠕虫又黏又滑,钻进结衣的小嘴里后,就像吸在里面一样,

不仅把她的喉咙处的肌肤撑的高高鼓起,呜呜,让她眼角淌着泪水的难受,口鼻

处都溢满白色的粘液,就连胸前那只都紧的好像和结衣的身子融为一体一样,抓

了几次都是抓不住的从手里溜开,根本使不上一点力气。

「你们这群猪狗不如的东西,连这都不懂吗?用牙去咬啊,咬住虫子尾巴,

把虫子拽出来。」

「是,伟大的懂得齿轮和零件的波莫罗。」水池边上,几个把臭乎乎的手指

伸到结衣小嘴里的地精立即改变方式,把自己好像茅坑般恶臭,还流着渗人的口

水的嘴巴挨到结衣的小嘴上,直让正被蠕虫钻进喉咙,难受挣扎的阴阳师小姐,

都几乎被熏的窒息的,都再次闭上眼睛,在心内念道:呜呜……你们……你们还

是杀了我吧……呜呜呜呜……

被绑住双手的阴阳师小姐绝望的闭着眼睛,想要侧过头去都不行的,被地精

们扳着脑袋,感觉着地精恶臭的嘴巴糊在自己的小嘴上,地精那恶臭的和虫子尾

巴一般的舌头,伸进了自己的小嘴里面。

呜呜呜呜,妈妈,妈妈……

结衣痛苦的流着眼泪,但是偏偏,地精恶心的舌头在自己小嘴里搅动的感觉,

「呜呜、咕呼……」,和自己的舌头挨在一起……起开,本小姐,本小姐一定

……又让她的心里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呜呜、咕啾、嘶呼……」

地精恶心的舌头和蠕虫的尾巴一起在自己嘴里搅动,喉咙都被蠕虫堵死,撑

的过不去一丝空气的窒息, 「呜呜呜呜……」,还有胸口处,那只穴虫紧紧的

贴在自己胸上,吸着乳头,都快要把自己灵魂吸出来的,直让自己全身都酥了,

想动都动不了的感觉。

「咕咕,呜啾,咕呜,呼……」

直让结衣的身子都向上弓起身子,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藏在打湿的白色布

袜中的足趾,都用力扣紧,摩挲着,整个身子都在颤粟的,不断从双腿间流着黏

糊糊的蜜液,双眼翻白的几乎飞上天去。

「怎么回事?这母猪不会是发情了吧?」

「诶,人类终究是人类,本领主不是说了吗?这女人被触手改造过,再加上

这些穴虫分泌的催情液,哈哈,被穴虫干的高潮,这头母胎爽的正厉害呢。」

没用的魔领主一阵大笑,眼看着刚才追自己追的那么厉害的来自异国的阴阳

师小姐发春的呻吟着, 「呜呜、咕啾、咕呜……」不断扭动着身子。昏暗的光

线下,一只只绿色的地精攀在结衣雪白的娇躯上,依旧绑在身上好像龟甲缚般的

触藤和鞭子,雪白大腿根部的黑色三角地带上,沾满了白色米汤般的粘液,没有

被自己大鸡巴插进的小穴,都在两片蜜唇间张开着,露出着红肿的小孔,就好像

在祈求什么东西插进去一样,一下一下的翕张着,那种女性阴部特有的气味儿,

还有那种越来越发甜腻的呻吟。

「狗屎,真想现在就干她一炮。」三流盗匪团长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眼馋的

说道。

「为什么不呢?」

「还不是饿的没力气了。」

「哈哈,没事,等吃过穴虫后你就会有力气了,这东西还能补充男人的精力

呢。」

你们,你们这些该死的魔物,本小姐绝不会,绝不会……呜呜,咕咕,咕啾

呜呼……被一堆地精抓着按在地上的阴阳师小姐听着魔领主和三流盗匪团长的话,

在心内一阵绝望的念道,可惜话还没说完,就再次受不住那些地精的摧残。

「呜呜咕咕……」把舌头伸进她嘴里的地精,在摸索半天后,终于咬住了虫

子的尾巴,真是把嘴都糊在结衣的小嘴上的,使劲的向外拽着。

「咕咕……呼……呵……呜呜……」

本就滑不留手的肥大蠕虫,在地精的咬拽下,更加使劲的往里钻进。两者一

来一回,明明,明明因为喉部的异物,眼角都噙满泪水,身子都因为痉挛、窒息,

都快晕过去了, 「咕咕,咕呜……」,但是偏偏,因为改造淫液的缘故,结衣

那紧小的喉部,在虫子的来回伸缩下,一下下起伏的鼓动,都已经可以看到上面

被撑起的青络,但是那些快感,不,不要,不……却让结衣双眼翻着白,整个大

脑的意识都变得模糊不清,一下一下,被触手藤绑住,恶心的东西伸到自己小嘴

里面,挤压着自己喉咙里的嫩肉,妈妈,妈妈……咕呜呜,咕啾咕啾……都让她

忘了自己身在那里,只是使劲挣扎着,动着自己的脖子,就像希望这些东西可以

更大力气的在自己喉咙里挤压一样,还有胸前那里,还有自己空空的双腿间处。

整个身子都在痉挛中,逼到高潮的顶点,恨不得有什么钻进自己双腿间的小洞里

面,使劲插着自己小穴的,把自己的屁眼都干翻的, 「呃额,呜呜,咕呜呜呜

……」那呻吟的声音,大的,都好像被人拿刀在身上捅着一样,声嘶力竭的呜咽

着。

妈妈,妈妈……都让结衣几乎疯了的,一面在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喊着:我

不想,我不想,我不要,一面整个身子又不受控制的, 「咕咕……咕咕……」

干呕着粉颈的,连一对雪白的肩膀都一起配合的,来回的动着。

上面,结衣白嫩的喉部被蠕虫撑起,在地精和虫子来回拉拽之下,一起一伏

的不断动着,不断的从嘴角和鼻腔处溢出阵阵白浆。下面胸部那里,几只地精眼

见手指没用,也照着波莫罗的吩咐,咬着蠕虫的外皮,使劲撕扯起来,直让结衣

那一只本来就被勒的高鼓的右乳,都好像根红色的肉棍般,被拉拽的变形,而且

因为虫子奋力吸着乳尖的缘故,不,不是乳尖,是这些蠕虫就像蚂蟥一样,把一

部分肢体顺着结衣的乳尖,钻进了她好像草莓般肿大的乳头里面,在里面紧吸着

她的海绵体,都将乳孔撑起来的,被一起的向外拽着。

不,不要,停,停, 「呜呜咕咕,哦哦咕……」那种无法形容的快感,明

明,明明自己的身字都要撕裂,乳头都要被撤掉的疼着,窒息,喉咙里被塞的满

满的都无法呼吸,但是偏偏,却受不住的, 「咕呜呜呜,嗯额咕啾……」就好

像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汗毛孔都哆嗦着炸开一样, 「咕咕、呼嗤……咕呜

……」,让结衣恨不得死了才好的,都让她控制不住的,好像只青蛙般分开双腿,

「呜呜,咯咯,咕呵……」使劲的挺着自己的腰胯,在那一瞬,那山洪海啸般

袭来的快感,还有那一下下好像小嘴般翕张的肉洞里,射出的一股湿淋淋的水线,

都让结衣踩着地面的双足,两只被布袜套着的足趾,都使劲的捻在一起,夹着木

屐上的红绳的碾动着。

「呜呜,咕呜咕咕……」

妈妈,妈妈,结衣,结衣……呜呜咕啾呜……

「哈哈,这骚货被穴虫干的高潮了?」

「哈哈,本领主不是早就说过了吗,被改造触手改造过后,这小妞的身子肯

定敏感的不得了,就是一百个,一千个魔物都满足不了她的。哈哈哈,以后这小

妞就叫光屁股的阴阳师好了。」

直至过了片刻之后,结衣的身子才再次瘫软下来,不再用双脚支着的,就好

像一盘路斯菲利娅的面条一样,瘫在了地上,雪白的屁股还是一抽一抽的动着,

从屁股缝中喷出着一些黏黏透明的蜜液。

「快点,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抓个虫子都这么费劲儿吗?」

「是是是是,伟大,邪恶,残忍,卑鄙的魔领主大人,你们这些家伙,赶紧

的!」

终于,在波莫罗和,魔领主的催促下,几只地精叼着结衣胸口还有嘴里的蠕

虫,一点一点的,把那只肥大的,都让人不敢相信能塞在结衣小嘴和喉咙里的虫

子,从结衣的小嘴里拽了出来。

「呼呜……」当肥大扭动的白色蠕虫从结衣下嘴里被拔出的一刻,伴着那一

腔白色的粘液,结衣的嘴唇和虫子间都发出了 「啵」的一声轻响。结衣控制不

住的再次张开了小嘴,贪婪的吸着满是地精恶臭体味的空气,灌满了白浆的小嘴

里面,白皙的贝齿和一抹丁香红润的小舌的舌尖,都不断舒张的揉动着。

「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出来了,出来了,虫子,虫子,又肥又大多汁的虫子。」除了吃就

是睡然后就是干的地精们兴奋的蹦蹦跳跳,攥着还不老实挣扎的穴虫,赶紧按照

波莫罗的吩咐,开膛破肚,就要把这些虫子下到锅里。

「喂,这锅子洗没洗?还有你们的手,都给我弄干净了,本领主可不想吃到

什么脏东西,吃坏了肚子。」

「哼,一个魔物还这么挑剔。」旁边处,一直坐在那里看着一切的三流盗匪

团长撇了撇嘴,明显对这些虫子没什么兴趣,没用的魔领主没有管他,继续呼喝

着地精。

「是,是,是,是。以地精的孩子为早餐,以巨魔为午餐,人类为晚餐的伟

大、至上,无所不能的魔领主大人。你们几个,赶紧把手洗干净,锅子也是。你

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个女人再扔回水里,多抓些虫子出来。」

「对了,再挤些奶水出来,用人奶水炖穴虫最好吃了。」

「是是是是,听到没有,再挤些奶水出来。」

水池边,冰冷的地面上,刚刚受尽折磨的结衣,就好像要死了般一口一口的

捯着气儿,一股股浓稠的白浆,和着刚才喝进肚子里的冷水,不断从她的小嘴中

吐出。黑色的发丝粘在她白皙饱满,有着一个美人尖的额头上,她就像是那副睡

美人画卷中的美丽公主一样,只不过双手被困住,奶子也被触藤勒的紧紧的,高

高凸起在胸前,叠搭着的,斜躺在水池边的地上。

双腿间处,那三角部位的沾着水滴的黑色牧草,那雪白细腻仿佛又因为水滴

的缘故,显得越发白嫩,都似乎可以掐出水来的娇躯,那叠搭在一起的丰腴的美

腿,圆润的膝盖,细细的脚踝,还有套在双足上的白色布袜和夹趾木屐上的红色

线绳。

地精们在她身边叽叽喳喳的叫着,将还没恢复过来的结衣拉起,就像是给家

畜挤奶一样,压着她的身子,让她的屁股向后高高撅起,坐在自己的腿上,一对

勒的又肿又红的大大奶子,贴着符纸的乳尖,对着坩埚用力一捏。

「哇哇,你们,你们不是人,呜呜……」,立即,已经肿的不行,根本碰都

不能碰的双乳,被好几只地精的小手一下一下的挤压,捏攥,隔着符纸,自己已

经肿的好像草莓般的乳头,都被地精的手指用力揪紧,拉长,还要在手里转个圈

的真的好像给奶牛挤奶一样的挤攥着,都拐了弯的喷出的奶水。

「哇哇……」

那撕心裂肺的疼痛,直让还在高潮余韵里的阴阳师小姐猛地惊醒过来,仰起

螓首,脖颈处的青筋都露出来的,向后弓着,整个人都受不住,但是又挣不开那

些地精的手臂,想要向后弓起都不行的,就像头真正的奶牛般被按着跪在地上,

撅着肥大的屁股,一下一下的被挤着奶水。

「啊啊,你们,你们……」

从没受过这种侮辱的阴阳师小姐再次哭了起来,使劲的摇着螓首。一溜一溜,

因为纸符的缘故,不能痛快喷出的奶水,顺着怎么打湿都不见破开的纸符,还有

地精的手指,滴滴哒哒的落在坩埚里面。

「本小姐,本小姐一定不会,不会……哇哇……你们停下,停……哇哇,我

要受不了了,求求你们停下,呜呜,呜呜,雅麦蝶,妈妈,妈妈,求求你们,呜

呜,本小姐绝对不会,绝对不会,啊啊啊啊……」

结衣撕心裂肺的叫着,晃着一对雪白圆润的肩头,大声的哭泣着,呻吟着,

可惜,对这些魔物,还有魔领主色瑞辛和巴滋来说,怜香惜玉?同情?他们根本

就不知道那是什么。

「哈哈,求我了,求我的。操,你刚才追我不是挺爽的吗?不是说不管追到

海角天涯都要把我抓到吗?」

「不,我说的不是你,是魔王……」

「什么?你还敢认?好,本魔领主就在这里,你到是来抓我啊?抓啊。」气

急败坏的魔领主一把推开地精,直接用自己的大手抓着结衣被淫液改造过的双乳,

隔着纸符,掐着她那红肿的奶头,使劲一碾。

「哇哇……对不起,对不起,是结衣错了,是结衣错了,求求你停下,停下

……」可怜的阴阳师小姐立即再次凄惨的尖叫起来,被紧紧按着的腰胯底下,都

是哧溜一声,喷出一股金黄的尿汁出来。

「哈,这骚货又吹潮了?」

「傻了吧你?吹潮?这是兴奋的尿了。」魔领主舔了舔手指上沾的奶水,看

着痛苦的阴阳师小姐,把胳膊一伸,对波莫罗说道: 「行了,赶紧把她扔水里

去,多弄些穴虫出来。对了,这回把屁股也塞进去,穴虫钻洞,上面下面一起钻,

能一下弄上来好几条呢。」

「是是是是,伟大的,绝无仅有的,世间一切邪恶源头的魔领主大人,你们

还不赶紧的,把这个女人扔回水里,多抓点穴虫出来。」

「是,伟大的波莫罗长老!」

「你们,你们,本小姐绝对不会,绝对不会……哇哇……」

噗嗵,几个地精再次叽叽喳喳的抬着结衣的身子,把哭喊、哀啼,挣扎,又

羞又气,一想到自己又要被扔回冰冷的池水里,水里的蠕虫要钻进自己身子里,

再被它们折磨,就绝望的几乎快崩溃了的阴阳师小姐,再次扔进了池水里面。

「呜呜,咕噜噜噜……」

就这样,迷宫的角落里,一幕反反复复不断循环的故事开始了,骄傲的阴阳

师小姐不断被地精们光着身子的扔进水池里面,又不断大着肚子,就好像个怀了

八、九个月的孕妇一样,嘴巴、蜜穴、肛门里都钻着穴虫的,被从水里抬出,被

地精们用嘴叼着,就好像被三根巨大的阳具前后奸淫一样,被它们埋首在胯下和

小脸上,不断的来拽。

而无用的魔领主色瑞辛和三流盗匪团的团长,则坐在旁边,享用着用结衣的

奶水炖的穴虫的美肉,就像看戏一样,看着这一幕不断的来回进行着。

Tags:
相关资源: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